请客记

2019-10-18 14:47 来源:未知

秦云爬在桌子上,专注地开列着名单,这些名单都是他预备请来参加儿子婚宴人的名字。他写一个名字,就掂量一个。“这个人应该邀请,刚送了他的礼,一则礼尚往来,二则送礼是放债,现在该收回来了。”他接着又写了几个,这几个人最近几年会有子女考学或婚嫁,你不邀请他们,到时他们是会邀请他的,或者是他们将来有礼可送,邀请他们来,是捧一个人场,再过几年,你去给他捧个场。儿子结婚,自然希望热闹热闹。再就是经常有人情往来的,自然要邀请;不邀请,以后见面不好,关系也会疏远。还有一些,关系已经很淡,只是因为自己送过他的礼,秦云还是把他们的名字写在被邀请人的名单上。

 

到了儿子婚宴那天,秦云夫妻俩早早来到他们订的酒店,通知订糖果酒水的商家把东西送来,和酒店服务员交接好后,放在指定的位置。

    周末双休日,老李站在校门口,阳光耀眼,他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,露出不耐烦的神情。

上午十点左右,客人陆陆续续开始来了。里面放了不等钱的红包是他们送的礼。秦云老婆背了一个喜庆的红皮包,看红包上有名字的话,就直接放进皮包里,没有的话,她就在红包上注明客人的名字,再放进包里。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像一个债主,又觉得自己像一个乞丐。

    老李照例穿着那件黑色昵子大衣。自从评上高级职称后,老李就喜欢上了黑色,低调的华丽,这才符合他的身份。只不过他只买了这一件,从初秋穿到初冬,热也是它,冷也是它,三个月后,低调依然,华丽不再,左下襟一块污渍,应该是上个月肉汤痕迹。老李没去洗,也没人帮他洗,老单身汉的日子,难!

大厅里摆放着酒席,来的客人,有的入席吃预先准备的瓜子和糖;有的则四人一组到秦云夫妻预订的棋牌室打麻将。

    老李和贵哥一样,喜欢请客下馆子。对于酒馆,老李有一种复杂的想法。没去之前,酒馆是万恶之源,是堕落,是腐朽。二两酒后,酒馆是天堂,是正义的战场,是老李藐视一切领导与王法的演讲场,这时候,再丑的老板娘也是爱人同志。

送礼的人,有的来了后,把礼送到就离开。这些人有的有点头面,怕影响不好,有的当时不止一家,还需要到另一家送礼。预备着留下来吃饭和打牌的人,是和秦云夫妻关系比较熟和比较近的亲朋。

    要等的人来了一个,是老王。老李和老王搭档多年,一起挨过训,受过气,忍过白眼与讥笑,是难兄难弟。如今老李发达了,买了车,搬了新居,又评了高级职称,看着老王,老李忽然有了一点优越感。

中午十二点开宴。秦云夫妻俩只一个儿子,酒水和菜肴订的比较高档,满满一桌子一桌子的菜,一盘摞一盘。宴散后,菜剩余很多,都被酒店当作垃圾处理掉了。这些倒掉的菜食,虽不是山珍海味,到底还是美味。这样巨大的浪费简直是暴殄天物。秦云夫妻俩可以不点如此多的菜,但为了面子,怕别人说自己小气,还是点了如此多的菜。

    老李冲着老王笑了笑,没有咧开嘴,露出他的招牌黄板牙。“高级教师,从笑不露齿开始。”老李拿到红灿灿的职称证书后暗暗对自己说。老李的微笑,配上眉心的那颗肉痣,原本就高深莫测,抿上嘴,愈发地神秘。

晚饭后,送走了客人,和酒店结账后,回到家里,秦云夫妻俩清点所收礼金,已经所剩无几。为了这一天,他们忙忙碌碌准备了好几天,儿子媳妇也都赶回来了。数着如此少的收获,秦云夫妻俩五味杂陈,每年他们都要送大几千的礼金,送去的礼看来是永远回不来了,它们都转化成了酒店的利润和倒掉的饭菜,物质上的损失是绝对的。为了请一个客人,他们权衡再三,可谓花尽了心思,劳心劳力,结果客人来了后,就急急忙忙地赴棋牌室,和他们夫妻俩没有多大交流,和儿子媳妇更没有交流,亲情友情都消弥到虚浮的热闹和功利的棋牌上。

    老王早一天接到老李的邀请,忐忑了一夜,他以一两的酒量,混迹酒场几十年,靠的是装腔作势,装聋作哑和装疯卖傻,老李和他共事多年,靠装,怕是混不过去。一大早,他特意去药店买了几粒头孢药,准备实在躲不脱时,做为保命的杀手锏亮出来。

清点来客人数,有几个人礼未来人未到,秦云夫妻觉得颜面扫地,他老婆为这件事病了一场。就秦云夫妻俩内心来说,他们并不喜欢这样的请客,他们也有不想送某人礼的冲动,他们没有对别人这样做,别人却对他们做了,气愤后,他们夫妻俩倒佩服别人的勇气。大家早如此抵制,他们也不会兴师动众请客,也不会疲于应付人来客往。这样的请客有什么意义呢?自己不想请,别人不想来,只是为世俗裹挟,被迫请,被迫来,此陋习早就应该除掉。

    锡哥的车快来了,老李为了请客,专门请了锡哥开车。临上车,老李电话响了,电话一接完,老李连连叫亏:  “天哪,他怎么晓得我请客?”

家有喜事,请至亲好友聚一聚,本是再应该不过的。请客的人没有厉害盘算,带着诚意请,被请的亲友没有压力和反感,带着美好的祝福来,这才是请客的真意。

    老王正好奇,是哪路神仙让老李如此紧张,大老远,一个人也穿一件昵子大衣,背着手来了,老王一看那胖胖的体型,走路不疾不缓的样子,便知道是孝刚。

秦云夫妻俩请客的经历,是许多小人物请客时或多或少都有过的经历

    老李轻声对老王说:  “他来了,今天准备的酒怕是不够了。”

    老王听说过不少孝刚喝酒的传说,说他屁股一挪,就可再喝下一场。更有人把他奉为二中喝酒第一人。老王心想,孝刚来了,今天喝酒的规格又高了一截,捏着口袋里的头孢药,老王暗自庆幸,佩服自己的机智。

    孝刚越走越近,老李的内心挣扎得越发厉害,他突然一咬牙,对老王说道:  “等一下,我再去买两瓶。”

  孝刚走到老王身边,一脸得意地笑着:  “老李呢,他今天不是请客吗?”

    老王问道:  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   孝刚说:  “我在高三四楼办公室,看到老李在高二办公室一个接一个打电话,我等了半天,他不打给我,我只好主动出击打给他。”

    不愧是二中酒场第一人,酒场上的任何风吹草动,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老王真切地感受到了这一句话的涵义: 人在千里之外,酒眼无处不在。

   

   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娱乐在线发布于葡亰_棋牌,转载请注明出处:请客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