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粥

2019-10-18 14:48 来源:未知

你的泪

文/怀左同学

化作锅边的沫

01

瞪着白眼

农家的院落,平静而安详,孤立却不孤单。

看冷暖

夏日的傍晚,伴几声蛙鸣,农人三三两两从田地中赶回,接着便是几点灯光,团团烟火,略显安静的闹声四散开来。

时间终于在上面结了痂

锅碗瓢盆摆弄之后,人们喜欢端着饭,再聚到一起,和着月光与萤火,谈天,说地。

从此

这时,张家的大饼、李家的馒头、赵家的面条总是铺散一地,农家的欢乐大概尽皆此时吧!

悲伤都有了弹性

农家乐一般以小米粥结束,一碗下肚,扫尽腥、咸、酸、辣、苦;两碗下肚,忘记一天辛、酸、苦、痛、愁;三碗过后,人们额头渗汗,腹中温热,好不过瘾。

02

起先我是讨厌喝粥的,认为食之无味,饮之不快,实觉不出其中有何独到之处。

慢慢的,粥喝得多了,喝得久了,自然也就有了感情。

家里小米最多,看着一颗颗金黄剔透的米粒似黄河之水从米罐中奔涌而出时,夹带着泥土气息的米香,让我久久沉醉。

期待着,期待着,粥香溢出了厨房,涌进了院子,温醇甘美,我恍若置身麦田,仿佛在滚滚金黄中奔腾、跳跃。

原来,小米可以抚慰人的心灵。

一碗小米粥下肚,灵魂也似乎安详了许多。

03

喝粥好处多多,不仅可以安神补气,还可以舒肝养胃,寡欲清心。

粥好消化,病榻之中,珍馐没了味道,偏小米粥能让人食欲大开。

新鲜的小米的香味似乎意味着一种安抚,一种悠闲,一种虚弱中的呵护,一种看淡后的信心满满。

喝粥,仿佛与一位老人对话,点点滴滴,超然物外。

米粥的香味抚慰了虚弱的脾胃,一碗下肚,一种温馨的感动油然而生,仿佛一种声音在耳边和你说话。

“别怕,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04

当然,喝粥最多的还属老人,因牙齿脱落,再吃不动其他东西,粥便成了主食。

记忆中,爷爷总喜欢端一碗小米粥,在石凳上悠然地坐着,他双眼浑浊,仿佛小米的颜色。

和爷爷在一起时,听他讲生活种种,我总能感受到一种丰富的安静。

他当过兵,立过功,在钢铁厂工作了十几年,最后又回到了家乡。其实他脾气并不好,像一杆老烟枪,没事的时候,还会冒几点火星,但岁月总那么神奇,纵然燎原火,也灭在了时光深处。

所以老人爱喝粥,也许粥,就是他们的老伙计。

05

如今爷爷已离开人世了,每当我看到他挂着微笑、略带平静的照片时,总能想起他晚年孤独的身影。

七年了,渐行渐远的,是朝夕相伴,但一起生活过的点滴,早已被岁月磨成了一面铜镜,细枝末节,是生命走过的痕迹。

到现在,当年的砂锅已经破碎,古井早已干涸,老屋被杂草围绕,但你,偶尔还会在恍惚间走进我的思绪中,还是那样,皱纹满面。

这么多年,我都长大了,但你一直没变呀。

看看也好,笑笑也罢,我们一家人,其实都还好。

又一个黄昏,小米粥下肚,天上,星光点点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娱乐在线发布于葡亰_欢乐斗地主,转载请注明出处:米粥